幸 福 之 道

幸 福 是 甚 麼 ? 有 些 人 認 為 娶 到 個 好 太 太 已 經 是 一 件 幸 福 的 事 ; 有 些 人 看 見 自 己 比 別 人 好 , 較 少 痛 苦 , 所 以 覺 得 自 己 幸 福 ; 有 些 則 由 於 事 業 又 順 利 , 又 有 樓 , 又 有 健 康 的 身 體 , 可 謂 一 個 幸 福 之 人 ; 有 些 就 認 為 自 己 有 對 好 父 母 , 從 小 到 大 都 無 需 擔 心 衣 食 住 行 , 無 災 無 難 , 已 經 十 分 幸 福 了 。

固 然 , 豐 衣 足 食 , 各 方 面 都 順 順 利 利 , 容 易 令 人 覺 得 幸 福 , 但 是 , 世 界 上 也 有 不 少 名 成 利 就 、 有 個 大 好 家 庭 、 身 體 亦 十 分 健 康 的 人 不 覺 得 自 己 幸 福 , 甚 至 有 些 人 還 會 自 尋 短 見 , 走 上 自 殺 的 道 路 !

亦 有 些 人 物 質 生 活 毫 不 豐 富 , 甚 至 可 以 算 得 上 是 清 貧 的 , 但 是 他 也 覺 得 很 幸 福 。 有 個 朋 友 , 他 衣 服 也 不 多 兩 件 , 但 總 見 他 很 開 心 舒 暢 , 覺 得 他 內 心 很 豐 盈 的 , 有 一 次 , 跟 他 一 起 游 泳 之 後 , 他 買 了 一 支 甜 筒 來 吃 , 就 這 樣 簡 單 , 他 已 經 其 樂 無 窮 ; 在 菲 律 賓 有 個 垃 圾 山 , 在 那 區 居 住 的 人 , 天 天 在 這 堆 積 如 山 的 垃 圾 堆 中 , 檢 拾 一 些 能 賣 得 到 錢 的 東 西 來 維 持 生 活 , 大 約 在 1 9 8 7 年 , 有 個 修 女 去 菲 律 賓 做 生 活 體 驗 , 遇 上 當 地 一 名 居 民 , 言 談 間 知 道 這 個 菲 律 賓 人 每 天 只 拾 得 僅 值 港 幣 一 元 的 垃 圾 來 維 生 , 大 家 可 想 而 知 他 的 生 活 多 麼 艱 苦 ! 但 他 卻 滿 面 笑 容 地 向 修 女 說 天 主 很 愛 他 , 他 覺 得 很 幸 福 。

原 來 幸 福 不 是 單 靠 外 在 的 優 越 條 件 而 獲 致 的 , 主 要 是 視 乎 心 靈 是 否 充 實 。 當 然 我 們 不 否 認 如 果 連 兩 餐 都 成 問 題 , 真 是 很 難 覺 得 幸 福 , 不 過 , 如 果 心 靈 夠 充 實 的 話 , 即 使 環 境 差 一 點 , 都 會 覺 得 幸 福 。 事 實 上 , 無 論 我 們 覺 得 幸 福 與 否 , 這 都 是 一 份 從 心 發 出 的 感 受 哩 。

到 底 怎 樣 才 可 使 心 靈 充 實 、 從 而 感 到 幸 福 呢 ? 有 個 在 破 碎 家 庭 中 長 大 的 朋 友 , 我 問 他 覺 得 自 己 幸 福 嗎 ? 他 說 自 己 很 幸 福 , 再 追 問 原 因 , 他 說 因 為 天 主 很 愛 他 。 這 不 是 說 只 有 信 天 主 的 人 才 會 覺 得 幸 福 , 而 是 想 指 出 : 生 活 在 愛 面 的 人 是 比 較 容 易 感 到 幸 福 的 。 大 家 可 以 看 看 , 那 些 沐 浴 在 愛 河 中 的 人 , 比 拍 拖 之 前 更 加 容 光 煥 發 , 覺 得 好 開 心 、 好 幸 福 , 甚 至 覺 得 生 命 很 有 意 義 - - 「 愛 」 與 「 被 愛 」 是 幸 福 之 道 , 這 一 點 與 聖 經 的 看 法 不 謀 而 合 。

另 外 有 一 點 值 得 一 提 的 , 就 是 我 們 很 容 易 犯 上 「 身 在 福 中 不 知 福 」 的 毛 病 , 而 且 許 多 時 我 們 不 懂 得 去 珍 惜 自 己 的 福 氣 ! 不 少 人 有 個 好 溫 暖 的 家 , 有 個 好 太 太 或 好 丈 夫 , 有 好 可 愛 的 子 女 , 其 實 比 起 許 多 破 碎 家 庭 , 不 知 幸 福 多 少 倍 , 可 是 卻 在 外 邊 有 第 三 者 , 把 自 己 幸 福 的 家 庭 一 手 毀 滅 , 多 麼 可 惜 ! 很 奇 怪 , 人 往 往 要 在 病 的 時 候 才 會 珍 惜 健 康 , 要 在 失 去 一 些 東 西 時 才 醒 覺 到 自 己 原 來 是 幸 福 的 。 希 望 我 們 不 會 犯 上 這 些 毛 病 , 懂 得 「 知 福 」 、 「 惜 福 」 , 並 且 能 過 一 個 充 滿 「 愛 」 與 「 被 愛 」 的 生 活 , 有 一 個 幸 福 的 人 生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