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 對 痛 苦 及 死 亡
相 信 世 界 上 每 個 人 都 不 想 有 痛 苦 , 可 是 每 個 人 或 多 或 少 都 會 經 歷 過 痛 苦 。 痛 苦 是 生 命 中 無 可 否 認 、 絕 難 避 免 的 事 實 。 如 果 我 們 打 開 報 章 , 又 或 看 看 週 圍 的 人 和 自 己 , 我 們 會 發 覺 痛 苦 幾 乎 日 日 都 有 、 處 處 都 有 , 無 論 是 天 災 、 人 禍 、 病 痛 、 生 離 、 死 別 、 家 庭 破 碎 、 交 通 意 外 、 工 業 意 外 、 事 業 或 學 業 失 敗 、 窮 困 、 被 人 排 擠 、 誤 會 . . . . 等 等 , 各 式 各 樣 的 痛 苦 都 有 。

雖 然 痛 苦 是 那 麼 平 常 , 但 是 身 處 其 中 又 確 實 很 難 受 , 甚 至 會 抗 拒 、 會 問 : 「 為 何 事 情 竟 會 發 生 在 自 己 身 上 ? ! 」 「 即 使 要 發 生 , 不 可 以 遲 些 才 發 生 嗎 ? ! 」 面 對 死 亡 更 是 無 可 奈 何 ! 在 痛 苦 之 中 實 在 不 易 熬 過 去 ! 如 果 可 以 找 個 朋 友 傾 訴 一 番 , 或 者 讓 自 己 哭 出 來 , 這 樣 還 會 舒 服 些 , 否 則 , 鬱 在 心 就 更 苦 上 加 苦 , 倘 若 整 個 人 從 此 意 氣 消 沉 , 人 生 觀 也 灰 暗 起 來 , 甚 至 經 常 怨 天 尤 人 , 或 找 人 出 氣 , 那 就 更 加 可 惜 了 。

痛 苦 是 一 份 真 實 的 感 受 , 實 在 是 不 能 否 認 它 , 如 果 覺 得 難 過 悲 傷 , 就 讓 自 己 難 過 悲 傷 吧 。 情 緒 舒 解 之 後 , 很 多 痛 苦 都 會 隨 之 減 輕 。 在 痛 苦 中 , 當 事 人 都 相 當 煩 惱 , 一 幕 一 幕 的 剌 心 場 面 , 許 多 時 都 會 在 腦 海 中 重 現 , 的 確 是 十 分 辛 苦 的 , 也 許 做 些 運 動 或 深 呼 吸 , 可 以 幫 助 我 們 鬆 弛 一 下 ; 又 或 者 喝 杯 暖 水 , 找 個 地 方 坐 一 會 兒 , 甚 至 出 街 逛 逛 , 都 可 以 幫 助 我 們 平 復 心 情 , 並 有 更 多 內 在 的 力 量 去 面 對 當 下 的 痛 苦 。

有 些 人 遇 上 痛 苦 時 會 逃 避 , 其 實 這 是 最 自 然 不 過 的 , 因 為 我 們 真 的 不 想 遇 到 痛 苦 , 但 若 那 個 問 題 是 「 逃 不 了 」 的 話 , 倒 不 如 勇 敢 地 面 對 它 、 接 納 它 , 否 則 , 愈 逃 避 多 數 會 愈 痛 苦 , 情 形 就 像 一 個 人 病 了 , 卻 不 理 它 , 結 果 病 情 愈 拖 愈 嚴 重 , 可 能 還 引 起 許 多 併 發 症 。 不 少 婚 姻 輔 導 員 都 說 : 「 如 果 那 些 婚 姻 出 了 問 題 的 夫 婦 肯 早 些 面 對 他 們 的 問 題 , 就 不 用 走 那 麼 多 冤 枉 路 了 。 」 痛 苦 也 是 這 樣 , 它 本 身 並 不 可 怕 , 最 可 怕 的 是 怕 去 面 對 它 。 無 疑 極 大 的 痛 苦 和 辣 手 的 問 題 會 令 人 望 而 卻 步 , 可 是 , 即 使 自 己 不 能 獨 力 應 付 , 也 可 找 個 朋 友 或 輔 導 員 幫 忙 。 電 視 新 聞 曾 播 映 過 一 名 獨 腳 的 運 動 員 站 起 來 跳 跳 紮 地 打 藍 球 , 還 打 得 非 常 出 色 , 是 球 隊 的 主 將 ! 這 件 事 在 一 般 人 心 目 中 簡 直 是 沒 可 能 發 生 的 , 但 也 發 生 了 ! 的 確 , 很 多 困 難 和 痛 苦 , 當 人 肯 面 對 的 時 候 都 可 以 有 出 路 。

其 實 , 從 另 一 角 度 來 看 , 有 痛 苦 也 可 以 是 好 事 。 親 友 去 世 , 我 們 會 傷 心 難 過 , 這 是 痛 苦 , 但 正 因 為 我 們 與 人 有 份 感 情 , 我 們 才 會 痛 苦 。 當 然 , 如 果 我 們 跟 所 有 人 都 沒 感 情 , 那 麼 , 無 論 他 們 發 生 了 甚 麼 事 , 我 們 都 不 會 難 受 , 但 若 是 如 此 , 做 人 還 有 甚 麼 味 道 呢 ? 我 們 的 手 觸 到 火 會 痛 , 在 饑 餓 、 疲 倦 時 我 們 會 感 到 不 舒 服 , 這 些 都 是 痛 苦 。 但 幸 好 我 們 有 這 些 痛 苦 , 我 們 才 會 避 免 被 火 燒 傷 和 知 道 要 吃 飯 、 休 息 , 否 則 , 我 們 受 了 傷 或 遇 上 了 危 險 也 懵 然 不 知 。 感 覺 到 痛 苦 並 不 算 真 痛 苦 , 失 去 了 感 覺 及 與 人 相 處 時 麻 木 無 情 才 是 真 正 的 痛 苦 !

痛 苦 和 困 難 有 時 能 產 生 警 醒 的 作 用 。 人 有 時 真 的 會 醉 生 夢 死 , 完 全 不 上 進 , 不 發 奮 , 不 努 力 , 又 或 者 是 執 迷 不 悟 , 任 誰 提 醒 他 都 沒 有 效 , 但 遇 上 一 次 慘 痛 的 遭 遇 , 整 個 人 才 清 醒 過 來 ! 這 個 慘 痛 的 遭 遇 固 然 痛 苦 , 其 實 也 可 算 是 上 天 給 他 的 恩 典 。

痛 苦 都 能 夠 激 發 人 的 愛 心 , 增 加 對 人 的 同 情 和 了 解 , 使 人 互 相 扶 持 , 同 舟 共 濟 。 捱 過 窮 的 人 , 更 會 同 情 窮 人 的 苦 況 ; 養 兒 育 女 很 辛 苦 , 許 多 人 卻 從 中 體 會 到 父 母 對 自 己 的 恩 情 ; 有 些 癮 君 子 、 黑 社 會 人 物 信 了 主 , 回 頭 之 後 協 助 別 人 戒 毒 、 重 新 做 人 ; 不 少 心 靈 受 過 重 大 創 傷 的 人 , 在 跨 越 之 後 , 很 懂 得 安 慰 那 些 與 他 們 有 相 同 遭 遇 的 人 。 因 為 他 們 行 過 這 條 路 ! 所 以 , 痛 苦 、 受 傷 、 艱 難 都 可 以 是 上 天 的 祝 福 。

另 外 , 有 些 東 西 是 否 痛 苦 , 要 視 乎 當 事 人 怎 樣 看 這 件 事 。 蹲 低 身 子 、 雙 手 放 在 背 後 做 「 青 蛙 跳 」 , 許 多 人 都 會 覺 得 辛 苦 , 但 是 準 備 參 賽 的 運 動 員 或 那 些 想 鍛 鍊 體 能 的 人 卻 樂 此 不 疲 ; 有 些 母 親 覺 得 照 顧 孩 子 很 辛 苦 , 寧 願 出 外 工 作 好 了 , 但 有 些 母 親 卻 很 喜 歡 與 孩 子 一 起 , 寧 願 辭 去 工 作 , 回 家 「 揍 仔 」 ; 面 對 死 亡 , 很 多 人 會 懼 怕 , 覺 得 痛 苦 和 無 奈 , 但 它 也 提 醒 人 不 要 浪 費 光 陰 , 反 要 珍 惜 生 命 中 每 個 時 刻 , 過 一 個 充 實 、 璀 璨 的 人 生 ; 跟 男 朋 友 ( 或 女 朋 友 ) 分 手 , 失 戀 很 痛 苦 , 但 是 如 果 大 家 是 不 適 合 對 方 的 , 分 手 是 件 好 事 , 總 好 過 勉 強 在 一 起 , 將 來 更 加 痛 苦 , 在 這 個 角 度 之 下 , 分 手 雖 然 不 好 受 , 但 也 可 以 說 不 是 一 件 太 壞 的 事 ; 有 半 杯 水 在 壼 中 , 有 人 會 抱 怨 說 : 「 只 有 半 杯 那 麼 少 ! 」 但 有 人 卻 會 高 興 地 說 : 「 幸 好 還 有 半 杯 ! 」 怎 樣 看 事 情 也 會 影 響 我 們 。 凡 事 有 積 極 的 看 法 , 有 個 積 極 的 人 生 觀 , 也 能 避 免 許 多 無 謂 的 痛 苦 。

痛 苦 是 一 個 奧 秘 , 我 們 無 法 完 全 了 解 它 。 生 命 中 總 會 有 痛 苦 、 總 會 有 不 完 美 的 地 方 。 面 對 痛 苦 , 我 們 當 然 要 盡 力 消 除 , 並 且 關 懷 和 協 助 那 些 在 痛 苦 中 的 人 , 同 時 , 我 們 在 舒 解 情 緒 之 餘 , 也 要 以 一 份 積 極 的 人 生 觀 和 豁 達 的 生 活 態 度 , 去 面 對 和 承 擔 生 命 中 的 必 然 缺 憾 , 這 樣 痛 苦 才 不 會 成 為 我 們 生 命 中 的 絆 腳 石 , 反 而 可 以 是 一 塊 踏 腳 石 , 幫 助 我 們 更 積 極 地 過 我 們 的 人 生 。

參 考 資 料 : 徐 錦 堯 , 《 正 視 人 生 的 信 仰 》 , 公 教 教 研 中 心 , 1 9 8 9 , 第 1 6 5 至 1 7 0 頁

瀏 覽 人 次 :
首 次 上 網 日 期 : 一 九 九 九 年 二 月 十 六 日
最 後 更 新 日 期 : 一 九 九 九 年 二 月 十 六 日